为给相依为命的父亲治病,我决定嫁给愿意付五百万彩礼钱娶我的丑

2020-06-15 23:14:31 来源:U慢生活871人评论

为给相依为命的父亲治病,我决定嫁给愿意付五百万彩礼钱娶我的丑

(仅为示意图,下同)

我叫杨平,今年25岁,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工厂做会计,工资不是很高,不过,养活我跟我爸还是绰绰有余的。 

我从小没有妈妈,我小的时候我爸说妈妈去了天堂,长大后我才知道,我妈根本没有去天堂,而是嫌弃我爸没用跟有钱男人跑了。 

我爸的腰不好,是年轻的时候在部/队里受的伤,所以不能做重体力活赚更多的钱,我和我爸这些年的生活一直过的很拮据。 

儘管如此,我爸从来没有亏待过我,好吃的好喝的都尽着我。 

我一直想要通过努力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,让爸爸过上好日子。我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后才明白,一个像我这样没有背景的姑娘想要出人头地,这简直就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。 

我现在脚踏实地打一分工,每个月寄给爸爸一万台币,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让爸爸过的安逸。 

我的大学同学还有好姐妹们,都在想尽一切办法钓个有钱男人,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。 

然而,她们嫁的有钱男人,要幺身残志坚,要幺离婚有子,要幺年龄相差太大,总之,或多或少都会有遗憾。 

是的,她们婚后的生活是不缺钱了,但是她们缺爱情,这样的婚姻生活如同把自己送进了地狱,如果是我,我是坚决不会这幺做的,儘管从小我家经济条件不好,但是我看来,两个结婚的人,经济条件是次要的,没有爱情的婚姻那也只能是一场充满悲剧的电视剧。 

前不久,我爸生病了,是很严重的心脏病,需要做心脏瓣膜手术,手术费加七七八八的费用要100多万台币。 

我一个小小的会计员,而且刚工作没二年,上哪儿弄这100多万?我每天洗泪洗面,却又不知道去哪里凑钱,有时候看着病重的爸爸,我当时就想,如果我能把自己卖出去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。 

有一天,我爸病房里来了一个跟我爸同龄的人,我爸说是他战友,让我叫他王伯伯,爸爸说王伯伯现在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董事长。 

跟他前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,是王伯伯的儿子叫王军。 王军看到我的时候,沖着我笑,笑容很腼腆,却意味深长。 

为给相依为命的父亲治病,我决定嫁给愿意付五百万彩礼钱娶我的丑

我见他沖我笑,我也沖他笑。 

王军长的不高,目测比我还矮,应该不超过一米六二,五官也比较粗犷,而且皮肤也很黑,虽然穿着一身的名牌,可是我看到他第一眼后就得出长相丑陋的结论。 

王伯伯当时跟我和爸宣布了一件事情,他说他愿意出钱救我爸。 

我当时一听真的好生感动,就差给王伯伯下跪谢恩了。 

可是,王伯伯提了一个条件,说他对我印象好,想我嫁给他儿子,做他的儿媳妇,还说只要我答应,立马给我五百万台币的彩礼钱。 

我虽然觉得这只是一笔交易,但是,爸爸病的如此严重,我们缺的不就是钱吗?我反而觉得,是王伯伯想要帮助我们。 

虽然王军长的确实亏欠了点,可是他们家家境好,又是爸爸熟悉的人,我嫁过去应该不会吃亏的,儘管这幺做,有点违背我当初对婚姻的诠释,可是这几天我得出的领悟却是,现实面前,爱情就是个屁。 

我爸见我答应嫁给王军,他当时就哭了。他说他反正年纪大了,迟早都是一死,他不想用我的终身幸福来换取他的苟延残喘。 

可是我却愿意这幺做,因为没有人知道我爸在我心中有多重要,她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,别说让我嫁给一个不爱的人,就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。 

我答应这门亲事之后,我爸就动手术了,手术非常顺利,而且也恢复的不错。 

当然,手术的钱是王伯伯出的,王军每天都来照顾我爸,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。 

我是看在眼里,感动在心里。 

王军说,他小时候到过我家几次的,还跟我玩过,只是我把他给忘记了。 

我确实把他忘记了。 

我爸也说王军到过我家,因为他和王伯伯是战友偶尔会有往来,我爸说,王伯伯从小就喜欢我,我还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开过我的玩笑,说我长大给他做儿媳妇。 

沖着两家人的这份渊源,且带着对王伯伯和王军的感激之心,我和王军结婚了。 

婚礼办的很隆重,基本是按我的要求办的。 

所有的宾客散去之后,我便扶着王军进了新房。 

看得出来,王军今天很高兴,喝了很多的酒,脸上洋溢着的是幸福和开心。 

我全程没什幺笑脸,只是皮笑肉不笑的,换谁也会心里有点不痛快吧。 

一进新房,我心里就十分不安,甚至是窒息,毕竟我和王军之间没有爱情基础,而且还是用一种利益作为交换条件换取的来的婚姻。 

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王军竟然将我鬆开,跌跌撞撞地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去躺下。 

毕竟这段婚姻是我自愿的,让他睡沙发似乎不太合情理,于是,我问他怎幺不睡床?王军闭着双眼,口吐不清地说他不想强迫我,等哪天我真正喜欢上他,真正接受他了,我们再睡在同一张床上。 

我听到王军的话,当时就哭了。 

via


最新图文推荐